📝女文青談寫📝寫之苦:Anxiety of Influence

另一個牛角尖: There is no need to write a book. Why add another existing book?

(補充:自2014年3月29日發現了上網出書是容易的,開始擔心自己的內容可有價值。)

總覺得,這個subject matter已有很好的作者寫過了,為甚麼還花時間寫呢?

但例如數學,全球通用了吧,為甚麼有不同的老師?因為不同人有不同的演繹手法 (delivery style),因此,不用比較,你是獨特的。 

每個人在該領域也有他才可以提供的獨特角度. eg A stylisst在書中列出認為7件必備的item, 包括shirt, 但 B stylist在書中point out shirt蝦人著, can’t素顏, 兩個stylist講嘅嘢差不多, 但其實互相補充. 所以即便別人做過的, 也有再做的價值.

美容書的內容,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不過還是有買了一本再買另一本的人。

都有了一本教材,為甚麼還買?因為是不同人寫的,風格不一樣,有不同的表達方式。

即使是學歷不高的人,寫出來的東西一樣有參考價值。楊照只有學士學位,做講師和主持人,但不礙他寫作的發展。

knowledge = categorising ; different schools = different systems

一套學問就是一套名詞、歸納法、例子。
何謂stationery?用「文房四寶」來形容就是:紙、筆、墨、蜆,另一個說就是「文儀用品」:紀錄用、修正用、測量用。
假如寫作的目的是接近真理,作者們就代表著不同的學院,無分高下。

When I feel like my writing is trite, I remind myself to think of how all those bloggers and vloggers talked about the same thing and still I benefited from each and single one of them. The world doesn’t need just one greatest writer, it needs many more writers to suffice constant sharing. So, share in our own ways! Just keep documenting and share our thoughts in the way we wanna read them. 🙂

Advertisements

📝女文青談寫📝不想讓寫作技巧變生疏

寫文章的時候覺得很艱難,手跟心不相應,跟疏於練習有絕對的關係。

在學時,要寫很多文章,有長有短,有中有英。

出社會後從事以口為技的工作,已經很少需要用實在的文字去組織自己的個人想法。

假如因為工作的性質而任由寫作技能變得生疏就太可惜了,畢竟這花了近二十年磨練的能力,日路也幫吾贏得不少掌聲。

於是有了更頻密地更新部落客的想法。

在維持「寫作之流」的同時,為自己的生活留下多少痕跡,給自己的想法拍照,供日後對照與檢討,協助一天比一天進步。

 📝女文青談寫📝寫之苦:Wanting to Win vs Wanting to Share

成長路上最大挫折之一:無力感。

欣賞他人的設計、音樂、書畫,會問:為甚麼別人做到,吾做不到?

打開文學雜誌,覺得很自卑,同時有一團火,想超越這些人。起初很有勁,慢慢變得很累,開始迷失。

吾忘了,這是古今中外的combined effort。

單人匹馬與世界對立,輸是理所當然的。

[solution] Think of it this way: Creating something is like joining the party. It’s a contribution from a member of creativity. You don’t compete to be the number one as you create.

理智一點吧!一個人怎可能做十個人的東西?創作是加入成為一份子,而非滅絕其他創作人。

📝女文青談寫📝寫者的疑惑與方案

1. 友人F問吾為甚麼用真名寫作會有所困擾?吾說:「吾不想給人opinionated的印象,影響社交生活。」

[Solution] 先用筆名,到時機成熟再顯示真身份。

2. 我怕定立一個theme後會局限我的成長。

[Solution] 那就定立一種態度。像Melissa Alexandria在她的YouTube channel談minimalism、veganism、fashion and beauty,看似雜亂,但她的主旨是positivity。

 📝女文青談寫📝寫之苦:下標題的困難

大概是南洋咖啡太濃烈了,睡不著。本來計劃11點就睡了,多番掙扎後12點爬起來上廁所喝點水看本書。

今晚啟發我的是wasabi的散文集。讀內文,再望他選的題目,解開了一直以來有關發表散文的「苦惱」。通常,當我在生活中冒起一些看法,會馬上記下,但很少發表。懶惰是其中一個原因,更大的障礙,是完美主義。總為會如此零碎想法配一個甚麼樣的標題而琢磨大半天。有時從直覺跑出一個選擇,但又怕自己幼嫩的看法未夠成熟,招架不起成熟的標題。要是今天像wasabi一樣,採用「佔有慾」和「心理準備」之類的標題,到未來對這些題目有更深入的看法,該用甚麼標題呢?還是留待日後用吧。因為有這種想法,我的很多文字都沒有衣服穿,只好待在draft匣裡。

[solution] 學學wasabi,隨心下標題吧!又沒人規定不能重用別人或自己的標題。對吧?

後記:松蒲彌太郎喜歡用引人入勝的(略嫌冗長的)標題或書名,如《喜歡史坦貝克短篇小說『早餐』的理由》、《口哨目錄》、《嶄新的理所當然》、《生活中的巧思與發現筆記三部曲》,連「生活美好」這麼廣闊的題材也敢採用。

[solution] 雖然內容可能超出標題的範疇,但松蒲彌太郎在這方面不追求完美。這一點也值得吾學習的。

 📝女文青談寫📝怕寫散文

一直很怕寫散文。不是沒有寫作技巧,而是好像怎樣的起承轉合,都有更好的組合,永遠都有更好似的,怎樣看也像未完成的作品。

最怕結尾。常有頭沒尾,因為我覺得,我只是對觀察到的某個有趣現象並記下一些感想,但那些感想不至於引導我立下一個肯定的結論。我不想太魯莽地對愛情、友情、世情定下一個立場。所以,最後只是開頭,寫不下去。

現在,我想,只要把題目定窄一點,一件小事,便行。那麼我就不會因為未準備好為大範疇下定論而退縮。那麼我就可以為小事記下小感觸。到某天,小感觸積少成多,自然會培育出一套我獨有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