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 📿雙親是真修者最好的老師

淨空法師說,不需要飛去印度參見甚麼大師,雙親就是真修者最好的老師。

回想起來,假如吾年少時有遵從父母的每個叮囑,一定少走很多彎路。

奈何反叛的吾偏要挑父母的缺點,認為他們不是完人,沒資格教訓我。

所謂「人微言輕」,同一番說話,出自不同地位的人,效果不盡然一樣。

若傳道者言行不一,那些鼓勵的說話,只會收到「先管好自己吧」的反饋。

一般人被凡人罵是不聽勸的,得換成聖人才受教。

但,父母有缺點,是父母的事情,怎知道父母沒有在自省,沒在改過?四下無人時吾也會自省,難保別人也有自省的時候,只不過無法跟別人24小時共處而不知。

Advertisements

📿修行 📿沒有脾氣是修行功夫的指標

大家都聽過信眾向白龍王求福,白龍王叫他們修好脾氣的故事吧。

之所以會發脾氣,不過因為太投入「我」這個角色,分享不到「他」的感受。

明白一個人的心態卻接受不了他的行為,談不上真的明白。

一如大人雖然明白小寶寶叫喊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但半夜被哭聲吵醒一樣會發脾氣。

能站在別人的處境去做反應,才算真正放下了自我。

📿修行 📿肉眼

肉眼受制於物理。儘管科技容許我們透過電子錄像追溯過去,或收看遠在他方的畫面,we can only view one thing at a time。

世上有很多肉眼看不到的東西確確實實地存在著,說「我看不到,所以它不存在」實在自大了,一個凡夫能看見的東西有多少?

住在灣仔的上班族,只看到早上和晚上的灣仔。午後,老年人在電車上聽收音機,在修頓球場打盹,主婦提著大小包趕回家煮飯的畫面,他能一一飽覽嗎?不能,他的辦公室在中環,他分不了身。在這片土地發生的事,他沒能力親眼目睹,但那些事情確實在發生。

如果我們只願意信服肉眼所看到的,我們看到的是非常有限。

📿修行 📿自命清高

末學第一次自修佛法時 ,有一個很大的毛病:自命清高。

看不起那些浸淫在紫醉金迷的人,看不起那些日夜造業的人。

這種分別心,要不得。

佛陀教我們用慈悲心對待一切眾生,怎可抱持厭惡之心呢?

自命清高,皆因信不過自己的定力,怕跟那種人來往會有染著,所以刻意遠離。

這樣心胸會變得狹窄。

要明白,這個世間本來就是六道之一,是還未覺悟者的住處,這裡的眾生未看破是很正常的。

人人皆是佛,只是早晚問題,不必為他人而煩惱,只看自己的修行。

其實看到不如法之事,不過因為自己不夠清淨。若自己的榜樣做得夠好, 身邊的人也會開始改變吧。

學佛對我來說最難的地方

學佛對我來說最難的地方,不是全心信奉教義及遵守五戒,而是如何在領受後回到塵世生活。

聽法師們和大德們講經說法時有法喜,其他書刊頓時變得索然無味,但,長期下去,我的知識就只有佛法,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於世謀生。而且,跟別人交流是亦恐怕有所隔閡。

針對這一點,我想到一個解決方案:可以看世俗書,但完事就得放下,不記掛。

學佛的第二個難題,是功夫未到家的時候如何立榜樣是好。

常有人在知道我是信佛的時候,(尤其是其他宗教的信徒)說些挑釁的話,看看我會不會動怒。

生氣的話就會給佛家立壞榜樣,但每讓她一寸她就進一尺,真令人委屈得不知如何處理才是。

想了很久,終於想出一個解決方案:盡量跟惡人保持距離,多看書和觀察身邊能言善道者,學習巧妙地令對方自取其辱的方法。

📚女文青閱讀筆記📚【心靈書】被討厭的勇氣 (阿德勒)

跟佛洛依德和榮格相比,身為心理學界巨頭之一的阿德勒名氣來得稍遲了點(當然是指對行外人來說)。身邊的朋友(包括吾在內)都是從近年出版的《被討厭的勇氣》認識阿德勒的。

讀阿德勒的著作,讓吾想起許多佛法理論。不知道阿德勒是否一名教徒,可吾相信,得道者的見解大抵相若吧。

今天想整理一下阿德勒和佛祖相近的觀點。(也許往後會有更多發現,那就容後補充吧!)

1. 著眼現在
過去所發生的,宜理性分析,而非感性沉溺其中,方為有效益的經驗。與其花時間作「主觀的解釋」,阿德勒更留意「客觀的事實」。

2. Happiness is a Choice
承上,幸與不幸只憑自己的看法。

3. 接受自己目前的能力
不是飛黃騰達才算成功或值得被愛的,要接受任何狀況的自己。

4. Growth Mindset
第三點的理由是,人生是一次次的「更新」,而非「更換」。

5. 勿對立
把其他人當作夥伴。若他們示惡,也不必在乎,那是他人的課題,毋需介入。

6. 真愛是真
能展現自我的就是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