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刻意去整理brain dump system

經常輸出想法的寫作人,其實不必刻意去整理brain dump system(如Evernote和Google開發的Keep之類)。

電腦的運作跟人腦不一樣,電腦毋須清理不恆常使用的資訊,只要資料沒超出硬碟容量,便能運作自如。

而且電腦有人腦無可比擬的秒速搜尋功能 ,就算資料再雜亂無章,也可以靠關鍵字從海量的文字中,瞬間搜出所有相關的字句,組合以前和現在,甚至今後記下的思緒變得前所未有般簡易。

既然電腦的儲存能力如此強大,即管放心把零碎的想法通通記下吧!

 📝女文青談寫📝不重讀日誌,不如不寫

很多作者和YouTubers都在談寫日誌(journaling)的好處,但不要忘記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多重讀!否則寫再多,也只是情緒的宣洩,困擾自己的事情終究無法得以解決,只不過任由不好的情感傾瀉。聰明的人會反覆重讀先前客觀的紀錄,從中找出解決難題的線索,而不是日復一日地嘆息,周旋在同一堆煩惱之中。

 📝女文青談寫📝文字猶如我家 (廣東話寫作)

用文字去做自我檢討 對我嚟講 就好似返屋企一樣 個感覺好熟悉 喺文字嘅世界 我可以慢慢咁樣將自己好雜亂嘅諗法寫低 就算喺寫嗰一刻未必諗到解決方法 但係都可以先記錄落嚟 日後再翻睇再補充


雖然我都好鍾意同朋友講電話同埋出街 但係其實我都好享受同埋好需要獨處


我同朋友寫信唔係因為我同對方有話題 我寫嘅信似係自我對話多於係分享 我記得每個暑假我都會同兩個特定嘅朋友通訊 幾乎每日都會寫 就算對方未回信 我都會不斷咁寫 其實係一種交換日記


諗返轉頭 我嘅寫作生涯其實啱啱先開始 因為成個中學入面 我都掛住讀書 好少時間創作 到咗大學係有多咗時間創作 而且的確寫咗一本小說 但係我又因為被拒絕咗而好低落 冇再繼續寫 後期又因為要寫畢業論文 唔得閒寫小說 就算有時間都用喺歌詞創作上 其實真係冇乜認真寫過長篇嘅文字 反而係2011年至2012年有寫blog 嗰陣時認真寫番啲散文 當然呢幾年我都開始多咗寫 但係因為我唔係寫專欄 唔係日日都寫 只係有感而發先至會寫 我覺得唔需要放棄呀 其實可以繼續寫落去 有諗法就寫低 唔好再在乎究竟會唔會出到書 呢個唔應該係寫作嘅目標 我嘅目標應該係透過寫作 令自己可以改善倒 累積更加多優點 慢慢減少缺點 呢個先係寫作嘅目的 寫作係為咗自己唔好再重韜覆轍 希望自己喺反省中救贖到自己 至於可唔可以將自己呢啲諗法同其他人分享 已經係後話 如果連自己都救唔到又點可以期望自己救到別人呢


印像中自己係一個好活躍好動嘅女仔 其實亦有好多時候係鍾意諗嘢 只不過細個嘅時候貪玩同埋冇需要去諗嘢 踏入青春期嘅時候 我開始明白到諗嘢嘅重要性 會去反省自己每一個行為 點樣先可以更加配合到世界嘅運作 就算唔係配合世界 起碼都要搵出一啲方法 令自己生活得開心啲


細個嘅時候 我鍾意寫信 鐘意去圖書館


細個睇卡通片時特別留意主角寫日記 而且我鍾意嘅嗰啲角色都係會自己創作一啲嘢嘅 例如係矢澤愛嘅近所物語同宮崎駿嘅夢幻街少女入面嘅女主角


其實我真係應該對自己好啲 買一啲靚啲嘅筆記簿 記得中學嘅時候我都唔捨得買啲靚嘅筆記簿 成日用啲好醜樣嘅筆記簿

欠缺執行力

四號人格的吾總是往「缺乏了甚麼」的方向想。

雖然查找不足能推動進步,但過份著眼於需要填補的部份,行動計劃就會一直處於籌備階段而沒有進展。

上星期付錢算紫微斗數,說吾有理想但欠缺執行力,光在腦子裡空想一大輪而沒有行動。

重看日記也發現到,一些大計懸空許多年,從來沒有好好落實下來,原因是吾一直花費太多心思於收集訊息之上。

面對一大堆劃了螢光顏色的手稿,往往不知從何入手,整理成文。

吾想,這也涉及到吾的文字創作未定立明確主題,還有不知道以哪種筆風去寫的關係吧。

📝女文青談寫📝不想讓寫作技巧變生疏

寫文章的時候覺得很艱難,手跟心不相應,跟疏於練習有絕對的關係。

在學時,要寫很多文章,有長有短,有中有英。

出社會後從事以口為技的工作,已經很少需要用實在的文字去組織自己的個人想法。

假如因為工作的性質而任由寫作技能變得生疏就太可惜了,畢竟這花了近二十年磨練的能力,日路也幫吾贏得不少掌聲。

於是有了更頻密地更新部落客的想法。

在維持「寫作之流」的同時,為自己的生活留下多少痕跡,給自己的想法拍照,供日後對照與檢討,協助一天比一天進步。

📝女文青談寫📝到了現在,想為了自己而寫

為了甚麼而寫?

小學的時候,是為了準時交功課而寫;中學的時候,機心重一點,會往得老師歡心的方向去寫;大學的時候,吾為了在畢業前贏得名氣而寫。一踏足社會便離棄了寫作的吾,現在才有機會為了自己而寫。

人的心情是變化多端的,吾這種外表平靜,內心卻波濤洶湧的人則更甚。所以,吾想捕捉每次心情的起伏,紀錄每個想法的轉變,為自己難以長時間保持快樂的「病」找出端倪。

那這些心情日記給心理醫生看,也許不能算便宜點,但這比說的更巨細無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