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內外兼修 


雖說有實力,就不用靠說話技巧來掩飾甚麼,但在男人眼中,沒有美貌的女人所擁有知識是多餘的。美女的只需一丁點才學便能得到注意,醜女則需要更多能力才得到同等的注意。 可是,完全沒腦筋的美女每每在說話時魅力減半。唯有既有美貌又有才學的女人,才能呼風喚雨。


Advertisements

內在是美是醜,時間會揭曉


總覺得再美也不外如是。費莉雯死得太早尚且不談,Audrey hepburn和Brigitte Bardot還不是老了醜了?女人必需找到美麗以外的優點,否則勢必消散的美麗失去了,就是個廢人。

真正有料的書是由真正有料之人閱讀的,不論封面設計多簡單及書齡多老,這種讀者也會日夜撫卷。同理,你想遇到欣賞你內心的人,就要打磨你的心。

整理外表的人很多,整理內心的人很少。 人們樂於花心機時間襯衫,但無耐性梳理自己的言行、談吐、思想。 整形的人其實也應該修一修內心,因為常持好心情是高質女人的特徵之一。

有一項小測驗能看穿你是真貴婦還是假貴婦。覺得不能曬給別人看就不去做的人,縱然外表有多亮麗,骨子裡只是個不昧生活美學的假貴婦。真貴婦即便走在街邊檔,也會保持宴席間的儀態。

外表只能決定他人是否把目光停留於你,但在狹小的空間,被逼朝夕相見,目光便不得不停留,外表在短時間內了解透了,被看見的將會是內在品質。日子久了,看見就變成看透了。甚麼甜美風、街頭風、休閒風……都是一個型格,一個面具,不是真實的內心。

仿鑽比真鑽閃,也有派上用場的時候,例如開party時,很閃很大很亮,但近眼看,是嚇死人的粗糙。假鑽還有一個壞處:留不久。半年不暗就偷笑了。真鑽也會黑,但泡一泡就回復亮麗,此乃「真的假不了」。

假花有真花十足的形態,永遠美麗,不會凋謝,但儘管如是,它也不比真花美,因為它少了怡人的香味,少了撫慰人心的觸感。遠看還可以,近看就不行;像人一樣,平素往來可以,朝夕相對不行。由此可見,「真」是「美」的重要元素。

外在美有速成法

時尚是展現自己精神醒目的最快方式。裝扮一種修飾法,一種掩眼法。明星們漂亮是應該的,沒甚麼值得我們去羨慕,他們有錢聘請隨從幫他們打理。一個普通人要出席大場面,如畢業、飲宴等,也會特別變得很亮麗。直言不愛花時間去打扮,平常只穿t-shirt戴眼鏡的台灣廣告人李欣頻小姐,曾在訪談中的打扮教我眼前一亮。幾十年素顏示人的她花一分鐘就可以請到人幫她化妝,但她的稿子必需由她自己嘔心瀝血地完成。外在美可以假手於人但內在美需要長時間薰陶,而人都是取易捨難的。

問題不是你不夠靚

把生命中的不順利歸因於不夠漂亮,努力變美,能暫時逃離很多責任,直至達到成某個程度的美為止。美麗彷彿是一種願景,為了實現願景,花大把大把的金錢。變美的過程很長,直到成為少數的整容達人,才會親身體會到「美」不能解決人生中所有的不快樂。


曾經我有很多目標都跟外表有關,花過大量時間和金錢,很努力地追求某種狀態,但從未考究過爭取的原由。其實我是否那麼想當一個美女?成為大部份人公認的美女就很開心嗎?我是否單純想要變漂亮?還是想靠「美麗」這個手段去達到甚麼?這些問題,我想了很久很久,答案在多年後才慢慢顯露:其實我想要的是自信心。



小時常受人評頭品足,很討厭也很常為此流淚,於是一踏入青春期便學習打扮,希望封住別人放毒舌的嘴。我研究如何變得好看,並不是追求别人讚美,只希望大家leave me alone,可見我追求的是快樂,而變美,僅僅是一種確保我的快樂不被盜去的手段。

如果我學會強化內心,做到如如不動,不畏別人或無心或有意的打擊,那就根本沒有必要花大量時間和金錢打造漂亮的外表。

只是,心力尚未壯大的時候,便捷又直接的解慰方法,就是扮靚。

你為了甚麼扮靚?

A小姐樂於以皮膚不盡完美的狀態,換取更多時間體驗生命。

B小姐投資於容顏,獲取開托另一種視野的入場券。

C小姐不帶任何目的地美容,收獲了美貌,也收獲了好心情。

女人們有皮膚質素的距離,也有事業成就和家庭成就之類的距離,不必以外在美為唯一衡量價值的指標。

美容以悅己為本!

美容的時候,請不要有「為了討好誰」的心態。覺得身為女生要靠打扮來維持競爭力這種想法會令自己很累的,不單不能持之以恆,保養的效果也會因為力不從心而減半。

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是提醒自己要愛自己的儀式。洗吹頭髮、面部按摩、化妝、做伸展操、滋潤身體、搭配衣服、修理指甲,這些看似是門面功夫,實質是每天都該做的自愛運動。

外在美不止一種

在我眼中,美女分三種:

1. 努力派 (神崎惠、大S。一絲不苟,軍人式,很紀律,但太嚴格,難親近。)

2. 天生麗質派 (李嘉欣、李英愛。祕方私藏。)

3. 爭議派 (舒琦、壇蜜。個人路線,舒服,隨和。)

高檔花束,低價花束,兩者都是美的彰顯。看不起後者或鄙視後者的,都是對美沒有完整概念的人。美不是絕對的。形態上的華麗感,具震撼力;精神上的存在感,具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