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的那些文章

有一種寫手專門複述大眾的碎碎念,替那些畢業後就沒有好好寫過一篇文章的一般市民出出氣,吐吐苦水。這種文章通常也沒能提供任何嶄新見解。點擊率再高,也稱不上是高質。在我來説,俗套的思想有如1+1=2,根本不值得花氣力予以它的誕生。

Advertisements

否定別人比承認別人的優秀容易多了

比起要自己努力奮鬥,去否定一個人容易多了。說他不是同期唯一的優秀者、說他不及領域內的前輩、將他的成功歸咎於運氣、說他不過是靠家底,諸如此類。很多人在受不了別人的光芒時,都會用言語來令自己感覺好一點。

和舊朋友碰面

名字沒變,但彼此身型打扮氣質已經大不同了。轉變的因由不是站在街上的幾秒鐘足夠交待清楚的。

和舊朋友碰面,需要在身體記憶體裏找出相關資料,湊成過去的自己,呈現於老朋友面前。

但我不想為了消除陌生感,而倒退到那個言談舉止不加思索的白眼少女。

其實失聯很可能是雙方不能跟上彼此成長的步伐,不再互相扶持了。這種關係本應在生命淘汰,若果不是social media的提醒,你根本不是頻繁地想起和那個人有過的友誼。

或許這種提示會令你覺得自己忘本,但思源不等於要死守原點。一直親近同一群人,聊同樣的話題,持同樣的觀點,人就永遠是同一個樣子,沒有進步。

除非對方都是有上進心,力求完善之人,否則,只是在互相取暖,故步自封,溫暖終究還是會被生活的難題而消耗掉。

Aren’t you scared of meeting your old friends? They expect you to be a certain way. More precisely, the way they met you. When you change, they will point out your change of behaviors. Some might worry about you forcing yourself too hard and at worst, they dismiss your determination and laugh at your making yet another attempt, because they have seen you giving up before. And you believe their words! They live around you for long enough to know your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十個女人,九個修甲

十個女人,九個修甲,因為修甲時可以假手於人,是自己付出最少,就能快速令自己接近「美麗」的巧計。

美甲的門檻很低,只要有十隻完整的手指就ok,不像時裝搭配要傷腦筋掩飾身材的缺點,又不像化妝需要先養好皮膚底子。

沒有taste也不打緊,交由美甲師打點,一分腦汁也不用出。

話雖如此,指甲的設計最快透露一個人的taste,指頭再美,也要看看是否和自己的衣著風格配搭。

不少人頂著十根色彩奪目的指甲,但踢著脫色的球鞋,髮質乾旱枯黃。

精緻的女人最先應該照顧的是身型,因為身體佔整個人的九成面積,再來是皮膚,有了這些底子,一切的點綴才來得有意思。否則,那些裝飾只是吸引人來取笑你日久失修的外貌。

​在這個講求體面的社會

在這個講求體面的社會,藝術文化的包裝當然重要。

舒淇跟樂基兒一樣露過點,只是一個在寫真集和三級片中露,另一位則在runway上露。黎天王公開承認及迎娶的是哪位?

我無意貶低誰,況且我覺得舒淇率直的表情更討喜。只是想透過這件事例證明,很多事情的決定都是基於人類社會的一些通則作考量,而不是單純看事物的本質。

男人啊,女人就是愛聽軟話

男人要知道,女人就是愛聽軟話的生物。 為什麼一些相貌平平,沒有才華,也沒有金子的男人也深受女生歡迎?而且還是條件很好的女生。情場得意的男人,共通點是會說話,會說女人愛聽的話。
可能你會質疑:光說不做,有用嗎?不會被識破嗎?軟話高手往往能夠說拋出一個「做不到的理由」,不止不會觸怒女生,還能贏取她的同情與愛惜。
也有男人不屑於討好女人,但討好女人的好處一定多於壞處。況且,所謂的壞處,也不過是自尊心作祟罷了。能拍客戶的馬屁,就不能對自己的女人說說甜蜜話嗎?
有人又會說,這樣不真心,但對於女人來說,此刻她要的正是安撫情緒的軟話,你當下就給她,你就是真心注重她的情感需要。
女人最愛聽的軟話包括:你很美、你很性感、你很賢慧。 女人的心需要讚美滋養。很多兩書教女人要多誇讚男人。其實女人比男人更加需要稱讚。心機女人之間很少互相讚嘆,大多是品評。她在外已經不斷在比較中失去自信心,極需要身邊的人給予她自信。

看舊書

早二三十年前出版的書,字體較細,書的體積亦較小,拿上手很輕鬆,放在包包也不佔位置,例如是明窗出版或博益出版的作品。

現在很多書雖有美麗的封面,彩色照片或插圖,但總忽略了書籍本身的設計,硬身的紙張往往不太好翻。

XXX

喜歡網絡不發達的日子。那時候,和朋友約會要早幾天確認,有甚麼心事需要靠寫信傳話,一切過得比較緩慢。但時光不能倒流,唯有靠取材於日常生活的散文作者筆下的文字帶我去回味舊時的生活百態。

XXX

另外,亦比較喜歡以前的白話文。現在的作者都有寫英式中文的陋習(其實吾本人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