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私人補習生涯

自中六開始便利用課餘時間為小學生賺取零用錢。起初是透過網上的中介平台收取學生,因為吾的會考成績不錯,很快就獲得家長的錄用。雖然要付中介公司半個月的學費作為佣金,但當時吾已有小財出大財不入的概念。後來學生的家長向朋友轉介,又有在社區中心上過吾教的英文班後要求私人授課,慢慢不用借助中介公司的服務了。

吾是唸教育出身的,不過,相比日校式的教法,吾更信賴補習班的方法,因為吾的英文程度是在參與補習班後才突飛猛進的,在那之前在的英文堂可謂白上了,除了單字,甚麼語境都沒學到。經過三次實習教學後,更就加肯定自己日後大概不會當日校老師了。

大學畢業後吾全職補習了一年,最高峰的時間,一周會跟超過二十位學生上課,早午晚走遍港九兩岸。那個時候所賺的錢,比吾現在的月入還要多。 因此,在吾剛踏入電視圈,起薪點仍是很低的時候,曾一度在放工後的晚上和一整個周末為人私補,賺取額外收入,以得到父母的同意,容許吾放棄較高的薪金去實現演藝的心願。

今天,是吾近十年來首次享受一個完整的星期天,因為剛剛跟最後一位補習學生告别了。

對於這為勤學又聰敏的男童,吾是相當不捨的,但吾更在意的是他媽媽不信賴吾的專業,多番干預吾的教學範圍,及經常取消課堂,到考試測驗才臨急抱佛腳的態度。為了堅守自己的教學原則與質素,保持學院級私人補習老師的形象,吾絕不會向鈔票低頭的。

自2006年起的每個周日,吾都是晨早在一般人還在被窩的時份爬起來梳洗準備出門補習。經過十年的努力,終於累積足夠的本錢,有條件卸下了此副業,擁有完整的一天假日,將自己的事放在第一優先處理位置,可以不用看鐘盡情從事各種的創作。

Advertisements

阿德勒,該怎樣確認這是個要克服的心理關口?

最近看了一本以阿德勒為題的雞湯書。雖然此書被吾在淘寶網下了很長的差評,吾甚至不屑提及它的名字,有恐間接為那位東抄一點西抄一點的「作者」宣傳,但是,書裡面提到的一點引發起吾的深思……

根據該書的引述,阿德勒認為我們生來就是要克服自身的心理關口,比如害羞的人該嘗試建立更敢言的自我,缺乏耐性的人該磨練自己的心性成為更好的聆聽者等。

吾糾結的地方在於,該如何確認自己的弱點所在?

曾經吾為自己胡亂向不熟絡的人分享私事而受到一些苦頭,認為自己缺乏自我保護的能力。後來又發現自己越來越遠離人群,開始檢討自己對他人的介心是否過高。

到底吾的心理缺點是「講太多」還是「講太少」呢?

吾想,阿德勒所謂的obstacles,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透過內部世界和外界的互動而產生的,因此是變動的,並非解決了一次人際的衝突便可一勞永逸,是需要因應環境而不斷微調的。不過,吾大膽認為,吾的弱點並非由「講太多」變成「講太少」。

十年前的吾,的確是口不擇言了點,現在的吾,卻並非過份神祕。因為,在舒服的環境下,吾還是很健談的。只不過是社交的範圍太狹窄,很難認識新朋友,而朝夕相見的同事又無法得到吾的信任。

吾可不想因為遇不到令吾安心暢談的對象,然後看了阿德勒的論說,誤判自己要克服「自我封閉」的心理狀態,繼而一再做回那逢人說項的自己。

成功學的恐嚇

網絡充斥著的成功學教誨,每天在恐嚇大家,若然選擇安逸,他日便會很艱辛。

先別被寫手尖銳的措詞嚇倒。撫心自問,現在的吾不夠辛勞嗎?

吾不去爭取去吃八國料理,也不代表吾就是在坐等上天掉餡餅呀。

吾不過是想放棄三四成的物慾,換取三四成喘息的機會。

吾的努力既不屬於猛開火力那一種,也不是合格就好的取巧態度。

我不過想拿捏出一個中庸的力度,但主流作家都在譴責想放鬆的人。

不能指望會有誰出一本書來教導這一方面的做法,唯有自己好好揣摩了……

最近的晚間活動

最近晚上吃太多,捧著一個漲肚子躺在睡床,感覺自己是一頭貪吃的豬。

雖然已經吩咐「車仔麵」的阿姨要「少麵」,但一碗兩餸麵對我來說有點吃不消。

看來我要給更清楚的指示,提出「減量50%」。

♥♫o‧°♥∴☆ ♥‧°☆∴°★‧° ♥♫o‧°♥∴☆ ♥‧°☆∴♥♫o‧ ♥♫o‧°♥∴☆ ♥‧°☆∴°★‧° ♥♫o‧°♥∴☆ ♥‧°☆∴♥♫o‧

不需要夜班的話,通常都去上yoga班,大概8、9點回家;要夜班的話,大概10點回家。

不管要夜班與否,晚上在家的時間也不多,基本上在卸妝和洗澡過後就差不多要上床睡覺了。

如果到了11點也不肯去睡,就很可能要待到凌晨1點才重新有睡意,甚至要到3、4點。為了美容及養生著想,最近不斷提醒自己要早睡,卻起了反效果,壓力大到睡不著。

另外,我太愛上YouTube了,臨睡前看一堆題材雜亂的視頻其實不利入睡,應該選擇柔和的音樂才是。

♥♫o‧°♥∴☆ ♥‧°☆∴°★‧° ♥♫o‧°♥∴☆ ♥‧°☆∴♥♫o‧ ♥♫o‧°♥∴☆ ♥‧°☆∴°★‧° ♥♫o‧°♥∴☆ ♥‧°☆∴♥♫o‧

對早出晚歸的我來說,我的房間不過是一間酒店。雖然在嘈雜的公司時會很想快點回家,享受靜謐的時光,專注於自己的興趣上,但我實際能待在家的時間真的很有限。而且跟家人同住,也不能完全放鬆,有時候我在一家人流少的咖啡店更能recharge。

我不能夠再寄望靠歸家來修復疲勞了!長時間在外頭工作的我,要更積極找出帶給我愉悅感的場所:咖啡店、公園、圖書館… 並將我一向默默從事的寫作活動移到這些地方進行。

這又引伸到另一個要關注的地方:隨身物品。在外頭寫作,得準備紙筆和水,還有充電器。我發現我正在使用的包包容量實在太少,導致我在外頭作業時缺乏所需工具。所以,當務之急是物色一個既美觀又實用的大包包!

 📝女文青談寫📝文字猶如我家 (廣東話寫作)

用文字去做自我檢討 對我嚟講 就好似返屋企一樣 個感覺好熟悉 喺文字嘅世界 我可以慢慢咁樣將自己好雜亂嘅諗法寫低 就算喺寫嗰一刻未必諗到解決方法 但係都可以先記錄落嚟 日後再翻睇再補充


雖然我都好鍾意同朋友講電話同埋出街 但係其實我都好享受同埋好需要獨處


我同朋友寫信唔係因為我同對方有話題 我寫嘅信似係自我對話多於係分享 我記得每個暑假我都會同兩個特定嘅朋友通訊 幾乎每日都會寫 就算對方未回信 我都會不斷咁寫 其實係一種交換日記


諗返轉頭 我嘅寫作生涯其實啱啱先開始 因為成個中學入面 我都掛住讀書 好少時間創作 到咗大學係有多咗時間創作 而且的確寫咗一本小說 但係我又因為被拒絕咗而好低落 冇再繼續寫 後期又因為要寫畢業論文 唔得閒寫小說 就算有時間都用喺歌詞創作上 其實真係冇乜認真寫過長篇嘅文字 反而係2011年至2012年有寫blog 嗰陣時認真寫番啲散文 當然呢幾年我都開始多咗寫 但係因為我唔係寫專欄 唔係日日都寫 只係有感而發先至會寫 我覺得唔需要放棄呀 其實可以繼續寫落去 有諗法就寫低 唔好再在乎究竟會唔會出到書 呢個唔應該係寫作嘅目標 我嘅目標應該係透過寫作 令自己可以改善倒 累積更加多優點 慢慢減少缺點 呢個先係寫作嘅目的 寫作係為咗自己唔好再重韜覆轍 希望自己喺反省中救贖到自己 至於可唔可以將自己呢啲諗法同其他人分享 已經係後話 如果連自己都救唔到又點可以期望自己救到別人呢


印像中自己係一個好活躍好動嘅女仔 其實亦有好多時候係鍾意諗嘢 只不過細個嘅時候貪玩同埋冇需要去諗嘢 踏入青春期嘅時候 我開始明白到諗嘢嘅重要性 會去反省自己每一個行為 點樣先可以更加配合到世界嘅運作 就算唔係配合世界 起碼都要搵出一啲方法 令自己生活得開心啲


細個嘅時候 我鍾意寫信 鐘意去圖書館


細個睇卡通片時特別留意主角寫日記 而且我鍾意嘅嗰啲角色都係會自己創作一啲嘢嘅 例如係矢澤愛嘅近所物語同宮崎駿嘅夢幻街少女入面嘅女主角


其實我真係應該對自己好啲 買一啲靚啲嘅筆記簿 記得中學嘅時候我都唔捨得買啲靚嘅筆記簿 成日用啲好醜樣嘅筆記簿

長大了,不敢做夢

小時候對還未到來的生活有無限的期待,深信會有美好的事物等著自己。

覺得自己會變成漂亮的女人、會有一個很疼愛自己的男朋友或丈夫、會住在一間粉飾得很精緻的屋子裡、吃非常精美的糕點、養一頭非常可愛的小狗……

雖然眼前只有功課功課和功課,但在休息的時候所看到的卡通片,彷彿能窺看到成年世界的一二。

長大了為什麼變得越來越不快樂呢?不一定因為我們擁有得比小時候少。物質上,我們比小時後的自己擁有得更多,但我們仍然不快樂,因為我們在生活上的期待越來越少了,我們做夢的空間越來越少,不敢再做夢。

長大了就了解到世界是如何運作,而世界運作的模式未必和我們信奉的那一套相同。我們開始認清現實,知道自己需要付出多少才能達到心中的理想世界。

小時候我們還未知道原來要過那一種生活是需要付出這麼多的勞力和心力,才能無恥地去做夢去期待。當我們認清現實之後寧,願不再做夢。因為歷年的經歷累積的自我認知告訴自己,自己根本沒有奮鬥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