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女文青💄理想中的大人女性

我理想中的大人女性是兼備內在美及外在美。

大人女子
(網上圖片)

內在美:
均衡飲食 (不單止自己做到,還能感染別人)
常幫助別人 (心不積聚煩惱,有和別人攀談的餘裕)

外在美:
時時刻刻將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現出來 (透過身型、髮型、化妝、衣飾)
處於自己舒服的空間 (家裏佈置整潔、簡單、有個人風格)

Advertisements

📿修行 📿突然明白了為何心經說: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只要活在每個當下,就能體驗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當下 = 當下那一秒。之前與之後,都不是你真正擁有或能利用的。

你去染頭髮,染好的那一刻,那顏色已經開始在褪,就是佛家所說的「壞」,不過你會在三個月後才看到明顯的掉色,那時你才會開始感到可惜。

髮色不持久,所以你不開心,但人工的東西本來就不不會持久的。

你的負面情緒,來自「金髮 –> 黑髮」的過程,在染頭髮之前你是沒有這個情緒的。

現在的難過,源於你記掛著剛染完頭髮的「那一刻」,如果你記掛的是未染頭髮的「那一刻」,就不會動氣啦?

女文青閱讀筆記📚我讀過的筆記術叢書

黑川康正系列

黑川康正
(網上圖片)

主要傳授念書筆記術,是我在會考期間常借閱的書。作者的行動力大大提高了我考取好成績的志氣。黑川康正也有專書寫關於閱讀筆記和職場筆記,但他喜用咭片記錄的做法在數位化時代已不合用。

奧野宣之的人生筆記(Life log)

lifelog
(網上圖片)

我奉行了三年多(2013至2016年),順時序的記錄法,令人有認真過日子的踏實感,但搜尋特定事件或想法非常花時間。雖作者提出「index系統」,即是在封面弄個目錄,方便日後查閱,但製作亦相當費時。

Why I failed at my NY resolution?

It’s mainly because I rarely look at them. I forgot my goals.

If I read it every day when I wake up and before I go to bed, my subconsciousness will guide me through every decision making.

This year, I will have my goals available in my reachable proximity.

Read your goals day and night so that you remember the big picture of life that you are heading towards.

💄愛美女文青💄中藥碎粉

早前在市集偶遇一款中藥碎粉,研發者是一位年輕女生。

她說製作藥粉的因緣是她一次看中醫的經驗。

現在已給我用了一半,是時候寫評語了:

✳ 粉末粗幼不一,沒有遮瑕功能。

✳ 帶有中藥味, 但尚可接受。

✳ 雖然真的解決了泛油的問題,但產品介紹說不必補妝又太誇張。

✳ 是皮膚有問題的時候能安心使用的產品。

✳ 最初我是使用化妝掃沾上粉末使用,但是化妝掃抓不著粉末,很容易掉粉。

✳ 以附有的粉撲上妝會更均勻。最好是打開蓋子把粉末,倒在紙巾上,然後以粉撲沾面,往臉上拍,會比較吃妝。

生育

生育真的會佔去建功立業的時間。多位YouTubers都在產子後停止發片:Elle Fowler, KristenMee, Ou Ni。也許她們認為家庭生活比面對大眾更有趣?她們沒說,所以我不知道。

我在豆瓣上追踪好一陣子的女生也剛生育了, 但她的生活並沒有因此而快樂起來,反而比起她考取護士資格的時候更加多抱怨,總是說和丈夫的家人相處不好。 雖然現在的她過得很痛苦,但是在她經歷這些苦日子之前,必定是堅信結婚生子這條路是對的,才會踏上這條路吧?

她的日記令我反思自己的人生目標。我並沒有當母親的慾望。 跟很多同年紀的人一樣,我並不想將所有能量灌注在一個小孩身上。那麼,身為一個女人,我究竟來這個世上是為了做什麼呢?自私一點想,我希望天天都被深愛的人哄著,就是這麽簡單。乍看之下這個夢想似乎對人類社會並沒有什麼貢獻,但其實總比起那些沒有深思熟慮便產子的人製造較少社會問題吧。

真作家 假作家

對我來說,作家不只是寫作人,而是能夠運用優美的文字的思考者。

現在很多人出書,但他們不一定是作家,很多都是商家,為求自己的貨品或服務有更好的銷售額而寫作。

出書只是商人宣傳商品的方法之一,用文字去自我表揚。除了出書他們,還會拍微電影,用說話去自誇。

這跟作家寫作的初衷截然不同。作家寫下心中想法,是為了紀錄思考的軌跡。他們未必能夠提供美滿的答案,但大多提出發人深省的問題。

現在已經很少散文家了。我想,是人們都缺乏了對日常生活的觀察,凡事也懶得尋根究底。一有情緒,就找一幅圖片或輸入一句短句去表達,很少會靜心坐下來拆解自己的情緒。